传奇游戏资源实时发布中心...

古典传统与闲暇教育

日期:2012-07-25 20:15 转自:网游频道

  生存论的焦虑,欲克服焦虑,就有必要审思当下的问题,回视过去的传统,在拒绝遗忘中走向未来。同样,学校学习传奇技术亦应在返视古典传统视野中的闲暇学习传奇技术中反思并重构自我。需要52指出的是,本文主要以亚里士多德所提倡的闲暇学习传奇技术为主,并以此展开与批判古典闲暇学习传奇技术的杜威的对话,以期引起我们的思考。亚里士多德信仰宇宙目的论,他认为自然万物和人类都要趋向于各自不同的目的,实现各自的功能。这种视点在《尼各马科伦理学》①的开篇之语中显露无疑:“一切技术、一切研究以及一切实践和选择,都以某种善为目标。所以人们说得好,万物都是向善的。但目的的表现却各不相同,有时候它就是实现活动本身,有时候它是活动之外的成果。”“如若在实践中确实有某种为其自身而期求的目的,一切其他事情都要为着它,但不可能全部选择都是因他物而作出的(这样就要陷于无穷后退,一切欲求就变成无益的空忙),那么,不言而喻,这一为自身的目的也就是善自身,是最高的善。”(.1094a15.20)需要强调指出的是,在这段相当重要的话中,亚里士多德对目的或善作出了两个重要的区分:作为结果的外在目的(目的在行动之外)和作为过程的内在目的(目的在收稿日期:2009一11-20基金项目:全国学习传奇技术科学“十一五”规划2006年度国家青年基金课题“古希腊公民学习传奇技术思想史论”[060064作者简介:李长伟(1977一),男,山东淄博人,山东师范大学学习传奇技术学院副教授,博士,浙江大学学习传奇技术哲学博士后。行动本身),前者是后者存在的手段和条件,后者是人类所追求的终极目的即幸福。与之相应,亚氏把人类所追求的善分为三种:身体的善(如健康与敏捷)、外在的善(财富与荣誉)、灵魂的善(伦理德性勇敢、节制、正义、慷慨理智德性明智、默观)(.1098b10.1098b20)。其中灵魂的善要高于其他两种善,因为它是完善的、自足的、为己的。如果说,作为手段和条件的身体的善与外在的善的获取离不开人的辛勤与操劳,那么作为终极目的的灵本网游这一点正确魂的善的获取则离不开闲暇和对闲暇的操持。
  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整日忙于生计和生意的人会享有灵魂诸善。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对于灵魂诸善,亚里士多德特别强调理智德性中的默观,因为与其他灵魂德性相比,它有着更多的自足,更少的外需勇敢需要健康的体魄,慷慨需要有充裕的财富,而体魄和财富都需要锻炼和操劳它必定是闲暇的反过来,闲暇是用来默观的,而不是用来放纵性情,挥霍生命的。“世间倘因不能善用人生内外诸善而感到惭愧,则于正值闲暇的时候而不能利用诸善必特别可耻人们在战争中、在勤劳中,显示了很好的品质,但他们一到和平闲暇的日子,就堕落而降为奴隶的侪辈。”(01.1134b35.39)在此,亚氏不但言明了闲暇不仅仅是一个“时问概念”,更是一种值得追求的“美好的生活”。而且言明了公民对闲暇时问充分又有效的利用不是自然而然的,而是需要好的学习传奇技术的引导。这种能够培育公民充分地利用闲暇进行默观而不是放纵性情的实践活动,就是“闲暇学习传奇技术”。
  闲暇学习传奇技术与默观的内在相联,使得闲暇学习传奇技术虽然归为亚氏的公民学习传奇技术,但本质上却高于公民学习传奇技术,因为它培育的是能享受闲暇的“好人”而不是操劳于政治的“公民”。如其所言:“幸福被公认是基于闲暇的因为我们工作为的是可以得到闲暇,而发动战争则为了可以独享太平。且说德性实践的活动表现在政治与军事的事务中,可是与这些事情相关的行动就不能说是闲暇的即使在有德的行动中.政治与军事的行动以辉煌和伟大取胜,它们也不是闲暇的,虽然有追求的目标,却不是为了它们本身。可是作为默观的理性活动,似乎具有崇高的价值,它在自身之外别无目的的追求,它有着本身固有的快乐(更加强了这种行动),有着人所可能有的自足、闲暇、孜孜不倦。”(01.1177b524)所以说,“我们这个城邦的公民们当然要有任务和作战的能力,但他们必须更擅长于完成种种善业。这些就是在学习传奇技术制度上所应树立的宗旨,这些宗旨普遍适用于儿童期,以及成年前后仍然需要教导的其他各期”(01.1332a41.1333b5)。
  这样的学习传奇技术宗旨反映到学习传奇技术科目中,那就是科目的选择应以能使公民操持好闲暇为标准,“至于那些使人从事劳作(业务)的实用科目固然事属必需,而被外物所役,只可视为遂生达命的手段应这样操作”(01.1338a12)。就如音乐,尽管可以成为赚钱、炫耀的工具,但根本上“音乐的价值就只在于操持闲暇的理性活动”(ol。1338a21),而不在于娱乐身心,消除疲劳,以更好地劳作。由此的音乐在学习传奇技术价值上要高于实用性的读写、绘画、体操等科目。
  从词源学的角度看,“闲暇”的希腊文是skole,拉丁文scola,与英文的学校(sch001)同一字源,大意是要进行学校学习传奇技术,需要有闲暇,有了闲暇,自足的默观活动就可自由展开。
  简言之,闲暇的学校学习传奇技术因培育公民的默观德性而为闲暇的学校学习传奇技术。然时至今日,繁忙的工作代替了闲暇的默观,操修理性的安静的学校(尤其是大学)变成了培训职业技能的喧的场所,自由自足的好人变成了为雇主工作的工人。而这一切皆浓缩在韦伯的断语之中:“我们不是为了生活而工作,却是为了工作而生活。”与之相对的亚氏之语“工作是为了闲暇”早就丢到脑后了。
  用古德曼的话说:“今天,许多大游戏学员想在学校里得到的是研究生学位,或者,换一个说法,是一份好的工作。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硕士、博士学位,甚至是博士后趋之若骛。这就是所谓实际地对待生活。
  这些人着眼于实际,确信学院里的学习是物有所值。
  他们说,大学的文科学位加上25美分(1977年)只能得到一杯咖啡。”由此,“学院被迫和商业性的生活挂钩看上去,生活似乎真的成了一桩生意。”事实上,这“就是”一桩生意:作为职业培训基地的大学就像商家一样,摆出了让游戏学员目不暇接、形形色色的“精品课程”,供游戏学员挑选,“于是,校园中的游戏学员,就好像一位游客不得不在一大群马戏团商店的招徕者中间穿行,每个人都力图诱使他瞧一瞧自己独特的杂耍”[2。但如果你很想“购买”苏格拉底终生所思的问题什么样的生活才是正当的生活的答案,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商人”推销的是能带来实利和功用的“商品”,什么善呀、正当呀等等需要“默观”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一点也不实在,卖他们干什么当然,就是他们想卖,手上也不会有“货”,因为他们是居于一隅的“专家”,而不是能把握整体、默观永恒的“好人”。在此情形下,一旦游戏学员非理性地选中了某门专业,那就意味着他只能束缚于专业的学习而无暇思考何谓正当或善恶是非等重大的问题,意味着将来他们走出校门,也只能是一名为雇主工作的不自由的“工作者”。
  这就如杜威对只受过技能培训53学习传奇技术的工人的评断:“更为根本的是大部分工人不了解他们的职业的社会目的,对他们的职业没有直接的个人兴趣。他们实际上得到的结果不是他们的行动的目的,而只是他们雇主的目的。他们不是自由地和明智地工作,只是为了获得工资而工作。正是由于这个事实,他们的行动变成不是自由的,任何学习传奇技术如果只是为了传授技能,这种学习传奇技术就是不自由的、不道德的。这种活动不是自由的,因为人们没有自由地参与这种活动。”[3更为可怕的是,这种不自由和不道德一旦渗入游戏学员的骨髓化为游戏学员的言行,就会使游戏学员即使将来走向社会,拥有了闲暇,也不会很好地利用闲暇:“我们大家不得不去为获得利益而读书,我们有了几分钟几小时以至几日的富裕时间。我们本期望用快乐充实这些为了快乐而节省的时间,但这一期望看来毫无意义,而且无意义的程度已使我们当中的一部分人开始酗酒,另一部分人则无休止地工作以获得自我满足。
  20世纪以一种逆反和残酷的方式使我们摆脱了辛劳,却没能使我们摆脱一个信念,即只有劳动才是有意义的。”[4当然,我们也看到,随着各种先进的技术工艺在生产劳动中的广泛应用,人们的工作时间明显缩短,非工作的闲暇时间大量增加,先前的工作者因忙碌于工作而无暇顾及的默观生活也由此成为可能。但是,我们并没有因非工作时间的增多而使可能的默观生活转化为现实,我们只是从工厂车间里的工作者转变为市场或商场中的消费者,我们仍旧没有闲暇,我们忙碌于阅读一次性的书刊,疾走于各个商场之间,选择着让人眼花缭乱的商品,沉醉于铺天盖地的信息广告。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忙碌于各种消费活动的我们自以为拥有了前所未有的自由选择,殊不知,它早就被消费文化所预制了:“消费文化通过广告、媒体和展示产品的技巧,能够动摇商品最初的使用概念或意义,赋予它们新的形象和符号,从而唤起一整套相关的情感和欲望。”[s如此这般,我们怎能像亚氏那样静下心来在闲暇中过自足的默观的生活,思考何为善好的生活。我们早已跑到消费文化精心筑就的安乐窝过把瘾去了。记得先前的唯物主义老是学习传奇技术我们要从物质的角度看待思想和人生,学习传奇技术我们要批判那些作为社会寄生虫的古典哲学家们,如为奴隶制辩护的亚氏,这就好似我们这些现代人只要从不合理的统治和物质资源的匮乏中解放出来,我们就可以成为“思想家”似的。但事实怎样呢。物质是极大地丰富了,身体欲望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但人的精神生活却仍旧贫乏,以致于鲁夫很苦恼地问到:“我们听到人们诉说对机械化的生活的厌恶,哀叹简朴生活的日子已经逝去。
  通向(幸福)的道路似乎被一系列的汽车、电视、电话、电冰箱、洗碟机和真空吸尘器等等所阻塞。过去必须用在辛勤劳作的时间现在可以用来进行创造性的活动。目前的问题是如何打发这些重新赢得的时间:难道我们应该用这些时间去诅咒那些使我们有时间去诅咒的汽车和电器吗。”当然,诅咒是不可能的,谁能轻言放弃好不容易赢得的生活便利呢。那有没有治疗精神贫乏症的药方。有的那就是不外乎从唯物观出发,彼此间炫耀财富,相互攀比,犹如凡勃伦笔下的那些通过购买价格高昂的物品或爵位来加深大家的印象,以获取所谓自尊心的富人们。
  但这条路注定是条死胡同,两千年前的亚氏已经断言,欲望无止境,别妄想从中找到生活的目的,近代的叔本华更是把欲望比作无底洞,它只能制造虚无。那还有没有其他的道路呢。“劳”“逸”结合不是很好吗。这也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但暂时的闲逸和娱乐并不是“闲暇”,它所指向的是更有效率的“工作”:“在闲暇的时刻,我们将何所作为。总不宜以游嬉消遣我们的闲暇。如果这样,则游嬉将成为人生的目的(宗旨)。这是不可能的。游嬉,在人生中的作用实际上都同勤劳相关联人们从事工作,在紧张而又辛苦以后,就需要(松懈)憩息,游嬉恰使勤劳的人们获得了憩息。”(01.1338a34-40)女是观之,倡导闲暇生活的学校学习传奇技术也好不到哪里去,它充其量只是教人们如何欣赏电影、戏剧、绘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已,或者大力开发游戏学员的生命感,使之能够在闲暇的时间里自由释放,无拘无束。
  至于你是谁、什么是以及如何选择善好生活的问题,那只能让游戏学员自己去思考了。因为善是多元的,尊重每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是学习传奇技术者的明智选择,否则就为专横,所以,我们不要指望这样的学习传奇技术能够帮助游戏学员发展他们的善恶是非意识以及道德判断能力和道德选择能力,它传达给人的是法律范围内的随意选择,以及不与善相关但与游戏学员的爱好相关的各种知识技能。对于这种“庸俗”的学习传奇技术,布鲁姆在《走向封闭的美国精神》中有着一针见血的批评:“在这种大学里不存在应当成为什么样的受学习传奇技术者的设想,更不存在针对这一问题的一系列争论。这个问题消失了,因为人们一旦提起它,就会威胁到上述无政府状态的和平气氛。这种大学不存在科学研究组织,更不存在识别善恶的智慧树。在混乱无序中显现出来的是一派沮丧的气氛。
  因为在这里,人不可能作出合理的选择。”[2布氏的这番话不仅仅反映了美国大学学习传奇技术的现状,也从根本上反映了整个人类学习传奇技术的现状:自由而平等的人们所追求的是个体的权利,所显现的是个人的特色,那永远值得人去默观的永恒真理已消失在个人自持的视野中,尘封于无人翻看的古典著作中。
  然而对于终极价值和绝对真理,学习传奇技术又不能没有虔敬之心,否则,“缺少对绝对的热情,人就不能生存,或者人就活得不像一个人,一切就变得没有意义”6,雅斯贝尔斯如是说。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很有必要回归亚氏的默观,做一个默观的“好人”,如曼蒂所言:“不仅是一个阶级,而是整个社会,都必须破除为拯救而工作的信念,并把学习传奇技术重点从为生计而训练转移到实现亚里士多德的学习传奇技术思想学习传奇技术的目的是合理的使用闲暇。”不过,对于回到亚里士多德的好人学习传奇技术的观点,想必以行动而非以默观为鹄的的杜威之“民主主义学习传奇技术”是不会同意的。杜威在《民主主义与学习传奇技术》中,从自由和谐的具有共同利益的民主社会出发,反对由亚氏而来的“为有用劳动做准备的学习传奇技术”与“为闲暇生活做准备的学习传奇技术”、“卑下的或机械的学习传奇技术”与“自由的或理智的学习传奇技术”的二元对立,认为这种对立反映并维护了社会的分裂和阶级的冲突,不符合民主主义的精神,由此主张改造这种在当时还发生影响的分裂社会的学习传奇技术:“我们要改造学习传奇技术,不仅由于文化或者自由的心灵和社会服务的概念的变动。学习传奇技术改造之所以必要,是因为要给社会生活的变革以充分的和明显的影响。
  ”,并且这种学习传奇技术改造囚科学技术在生产中的运用而成为可能:“机器的发明扩大了闲暇的时间,一个人就是在工作时也能利用闲暇。掌握技能成为习惯,可使脑子得到自由,从事高级的思维活动。”所以,“消除学习传奇技术上的二元论,制定一种课程。使思想成为每个人自南实践的指导,并使闲暇成为接受服务的报偿,而不是豁免服务的状态”,是民主主义学习传奇技术所面临的主要问题。对于杜威的上述看法,我们认为应当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方面,应当充分承认杜氏思想所具有的进步意义,以及亚氏思想所具有的局限性,因为每个人都有做人的尊严和平等地享受社会所提供的学习传奇技术资源的权利,先前只有一部分人有资格享受的闲暇生活,应当成为现在所有民主公民们的不可剥夺的权利,否则,近代以来为摆脱奴役,争取自由权的各种运动就无任何的价值和意义另一方面,杜氏学习传奇技术哲学的基础不是惟有靠默观才可追索的似神一样的“永恒的绝对真理”,而是包含“思维”与“行动”的“流动的”“人的经验”,且流动的人的经验中的任一因素都不可或缺,否则,经验将不为经验没有思维的行动,是受奴役的行动,没有行动的思维是无用的思维。
  由此,行动与思维、劳动与闲暇就可在流动的“人的经验”中,在“群众的经验”中结合起来,与此同时,“为认知而认知”的闲暇中的默观学习传奇技术因脱离群众经验而遭被终结的命运。于我们而言,杜威的经验主义、平民主义固然可取,但也不能由此取消亚氏的追寻永恒真理的默观学习传奇技术,民主主义的学习传奇技术必须给默观的哲人留有空间。理由何在。理由在于,人虽然是经验的、历史的、有限的,只能在变动的经验与历史中进行选择、决断与行动,但却不是只知适应变动环境的动物,他有一种冲破流动与有限,探询永恒与绝对的向上的冲击力。因为人类清楚地意识到经验终究是“流动的”经验,它不能给予人类选择的可靠依据从而确保人类选择的充分正确,即使在杜威所言的平等又自由的经验交流共同体中,亦是如此,没有人会保证言说的正确与带来的后果,后果是不确定的,有风险的。用佘碧平的话说:“人总是在历史落幕之前(也许一开始)就必须作出选择,而且历史又恰恰是通过我们的选择得以实现自己的。因而,人类的选择必定没有充足的根据和理由,换言之,任何选择或多或少都是一种冒险和赌博,它使得错误和罪恶得以可能。”这种选择和行动的不可知论也折磨着倡导“行动哲学”的阿伦特,使其晚年回到了“沉思的世界”。由此看来,面对经验的流动、有限与不确定,靠杜威生产活动中的“高级的思维活动”是不够的,人类需要永恒真理的拯救,需要接近永恒真理的默观,需要追问“历史的终极意义和目的是什么”,而不仅仅是追问“历史的意义是如何在时空中绽现的”。在这个意义上.关涉群众生产劳动经验的“闲暇学习传奇技术”,需要关涉“好人”默观德性的“闲暇学习传奇技术”的“补充”.否则人将在流动的历史和经验中“随波逐流”、“见机行事”。另一个重要的理由在于,杜威从民主主义和科学文明的发展出发,打破阶级问的二元对立,确立普及的“群众学习传奇技术”固然不错,但从历史发展的角度看,群众的欲求是有问题的:他们追求身体感官上的享受与愉晚,鄙视伦理道德上的卓越与优秀,认为后者是对他们自由个性的束缚。对于群众鄙视卓越的特质,朱里安·本达分析得可谓透彻。在他看来,人类可以在共同抵抗不是人类的事物(如上帝、理念、形式)而产生的自豪感中,形成人类的帝国主义,把现世的整个人类作为崇拜的对象,由此达到世界互爱,而不是彼此对立,但这也导致了德性与卓越的失落:“国家自称为了人类,把上帝作为敌人。
  从这时起,人类被统一成为一个大军队、一个大工厂,人们55除了英雄主义、规律、发明事物之外,什么都不知道,无论哪种自由而无私的活动都要遭到非难,把善放置在现实世界的彼岸的工作都停止下来,除了自己自身的之外已经没有上帝的存在了我们达到完成这样的伟大事业,即达到了人们都沉湎于席卷整个人类的对追求巨大物质的统治、获得权力与荣光的那种喜悦中去,也同时达到了自觉追求这种权力和荣誉的地步。然而,这样的话,历史一想到苏格拉底和基督为了人类献身就要发出微笑。”s1面对着历史的微笑,本达引用了莱努维尔的话作为《知识分子的背叛》一书的开篇:“世界为缺乏那种超越真实的信仰而苦恼。”s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本达放任了“苦恼”“放任”意味着知识分子的背叛,相反,他走向了必遭现实人类抨击的苏格拉底式的理想人生:“在这种世俗的人生边上,必须有知识分子、纯粹的思想家在那里。
  后者正是绝对地守护理想,当理想走向现实的时候,以拒绝接受那种当然要接受的被歪曲形态而告终。”gj这样的追求也许仍旧是一部“古典悲剧”,但在一个理想退隐、世俗当道的时代,本达的告诫与追求值得咀嚼、值得品味。于此,我们认为,杜威的群众学习传奇技术强调群众经验,反对统治与被统治的二元对立,固然很正确,但如果忽视了关涉绝对永恒的默观,群众胜利后的群众学习传奇技术也可能使民主社会变得低级庸俗、索然无味:“现代学习传奇技术,即普及学习传奇技术,是任何社会走向现代经济世界时绝对关键的事业,它把人从传统和权威的依附中解放出来。他们意识到,他们的环境只是一种环境,并不是坚硬的土地,而是一片海市楼,但人们走进它时它就消失,又看到另外一个环境。这就是为什么现代人是最后的人:他对历史的经验感到厌倦,并且放弃了直接体验价值的可能性。”[,当然,我们也必须认识到,这显然也不是杜威所期望的理想的民主社会。最后想说的是,亚氏的闲暇中的好人学习传奇技术是培养具有默观德性的好人,这样的好人是少数的精神贵族,不可能让所有的公民都成为这样的人,也没有必要这样做,因为政治的世界必然是行动的世界,而不是默观的世界。好人与好人只有在“行动的层面”上才能合一。不过,正如我们反复陈说的,行动的政治世界如果失去了守护永恒理想的默观的好人,公民就可能堕落为不思考的“庸众”或尼采的“最后的人”(1astman)。因此,在现实主义大行其道的今天,默观的好人应该勇敢地背负沉重的十字架,谨慎地引导公民思考人生的根本问题。注释:①本文所引的《尼各马科伦理学》(简写为)为苗力田选编,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政治学》(简写为)为吴寿彭译,商务印书馆1965年版。本文所引文字均用希腊文本的页边码标记。参考文献:[1[美托马斯·古德尔,杰弗瑞·戈比.人类思想史中的休闲(成素梅译)[.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0.[2[美艾伦·布鲁姆.走向封闭的美国精神(缪青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3[美杜威.民主主义与学习传奇技术(王承绪译)[.北京:人民学习传奇技术出版社,2001.[4[美.曼蒂.闲暇学习传奇技术理论与实践(叶京译)[.北京:春秋出版社,1989.[5[美.钱尼.文化转向(戴从容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4.[6[德雅斯贝尔斯.什么是学习传奇技术(邹进译)[.北京:三联书店,1991.[7佘碧平.现代性的意义与局限[.上海:三联书店,2000.[8[法朱里安·本达.知识分子的背叛[.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4.[9[美弗朗西斯·福山.历史的终结及其最后之人(黄胜强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lassicalraditionandeisureducationhangwei(ollegeofducation,handongormalniversity.无nan,hando传奇ng250014,hina)bstract:nthevisionofclassicaltradition,schoolswerebornofleisureandmanagehumanvirtue,especiallythevirtueofcontemplation,inordertobringupexcellentandself-containedgoodmall.hesortofbusyworkandtherele-vantmundanecharacterswhichisinordertocatchexteriorgoodvirtuewereonlyforleisure,theywereofrloevalue,andhavenothingtodowiththeschoolingthatinductinghumantobegood.owever,theextensiveuseofmoderntechnologyinsocietycancelsthesignificationofleisureeducationinclassicaltradition,andthebusinessandcorrespondingentertainmentbecomesthesubjectofschooling.uchchangesimplythedegenerationofschooling.ontemporaryschoolingshouldteachpersonthinkinguponandcontemplatingthewayofheavenprudently,andteachthemtobegoodman.eywords:leisurecontemplationbusinessgoodman。
  本文《古典传统与闲暇学习传奇技术》 --- 作者: 李长伟, hang-wei

上一篇:工学结合4-3-3高职课程模式的创新与实践
下一篇:高校非计算机专业大学计算机基础课程改革

      站长推荐

学校党建s思想教育讨论高职院校与谐校园传奇之构建
新形势下高职院校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探讨
网络多媒体辅助英文报刊教学策略探析
古典传统与闲暇教育
信息技术传奇及语文课程整合传奇之尝试
一流民办院校文化氛围的营建
新建地方本科院校教学质量监控体系传奇之缺陷传奇及解决方案
专科艺术设计专业色彩构成教学谈论
探讨高职校国际商务专业的课程改革
高校网球俱乐部发展的思考